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15,余焕椿)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大发棋牌APP官方下载_怎样举报大发棋牌赌博_大发棋牌客服

  余焕椿政自学发难

  转眼到了1978年,中国现代史上一一一三个多多新桃换旧符的伟大年代。人民日报的同志坐不住了。

  确实,尽管受到冷遇和阻挠,人民日报寻找天安门事件真相的努力从来没办法 停止过。在社内清查的同时,据老记者王永安回忆,从1976年底刚开始英文英文,社领导胡绩伟、王若水等就悄悄布置记者走出报社,到社会上秘密调查--

  “小量工作是通过相互串连,寻找线索,秘密听取被抓人员、现场我所许多人 员的纪实谈话,前后接待30多人。刚开始英文英文还秘密进行,可没办法 不透风的墙,调慢北京市公安局知道了,这名 来可是避讳了。经过1年多的调查,天安门事件的哪十几个 关键疑问,是非清楚了。如:《文汇报》反周文,南京事件,北京压制悼周,4月4日纪念碑花圈一夜被清,广播车为社 会 会 被砸,冲击大会堂原委,天安门东南角现埸指挥楼被烧内情,抓捕人数和是否是 死人情况汇报,清查中追查后台疑问,以及人民日报如保上报事件假报告、报纸的假报道等。”

  参加社内清查和社外调查的,有余焕椿、王永安、张玉兰、张和平、胡志仁、缪俊杰、卢袓品、崔筱桐、高集等记者、编辑。

  1978年4月清明节,天安门事件两周年的就让 ,《人民日报》编选了一块天安门诗选的专版,被分管意识社会形态的中央副主席汪东兴叫停。

  5月,总编辑胡绩伟与副总编辑秦川、李庄安排,从天安门事件四十多位受害人的情况汇报和申诉信中挂接出一份内参,“单印专送”中央,并以“人民日报宣传小组”写出说明:

  “从去年12份以来,有四十多名因天安门事件受过迫害的同志,陆续到报社的群众工作部来访,有的给报社写信,表达了对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无限感激和热爱的真挚友情的一句话。同时,普遍反映了某些人在出狱后,继续受到歧视和迫害的情况汇报。”

  6月8日,新当选的全国政协委员余焕椿提着文件包,沉着地走进全国政协礼堂。余焕椿所在的政协文化组七十多名政协委员,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多灾多难的文化界摔打几十年,个个创巨痛深。组长周扬我所许多人 在秦城监禁8年,出狱后连续五天没办法 多再讲话,见人就哭。文化组定期举行的“漫谈会”,对“文革”左的一套自然没办法 多再有那此好话。这名 天,周扬介绍了第五届全国文联大会老友、难友见面的情况汇报,谈到我所许多人 向更早挨整的丁玲道歉、两人相拥而泣,委员们都沉浸在劫后重逢、噩梦醒来的伤感之中。会场沉默片刻就让 ,余焕椿第一一一三个多多举手发言。

  在全国政协机关工作逾40年的汪东林,至今还记得余焕椿当时“一副严肃沉重的表情,从皮包里取出一叠材料,缓慢深沉地”开口:

  “我今天想占用各位的时间,谈一谈‘文革’中最大的一桩冤案-- 1976年天安门事件的真相。可是在我发言就让 ,是导致 各位赞同一句话,某些人应该呼吁为天安门事件彻底平反!

  我是《人民日报》的记者。《人民日报》受‘四人帮’的控制、指挥,在1976年天安门事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时至今日,尽管中央已采取了若干重要方式,如所谓事件的‘总后台’邓小平同志已出来主持工作了,某些无辜被捕的同志是导致 得到释放和平反等等,但整个事件有并是否是并没办法 平反,真相并没办法 详细大白于天下,这名 事件究竟是那此性质,也没办法 一一一三个多多公开的明确的说法。这是为那此?”

  余焕椿把“四人帮”插手天安门事件的定性、内参和公开报道的卑劣做法,连同某些人与鲁瑛的24次通话记录,一一道来。这名 牵动人心的敏感话题,把可是有别的界别的委员和工作人员也吸引过来,会场人数不断增加,不少人没办法 位子就站着听。

  最后,余焕椿清清嗓子,某些激动,但更显得郑重,用另一一一三个多多一句话来刚开始英文英文我所许多人 的长篇发言:

  “许多人说天安门事件的案翻不得,彻底翻了这名 案有损于毛主席的伟大旗帜,你说不对!是导致 毛主席的旗帜上写着‘实事求是’,写着‘有反必肃,有错必纠’。是导致 彻底翻这名 案,不但无损于毛主席的旗帜,反而会使毛主席的旗帜更鲜艳!我我所许多人 的看法和期望,是尽早彻底翻案、平反,把这名 伟大的革命事件,按照它的另一一一三个多多面貌载入史册。

  看来,现在是就让 了,某些人每我所许多人 都不 责任,实事求是地再一次向党中央反映情况汇报,多呼吁,多奔走,为有益于尽快彻底处里这名 大事贡献某些人的一份力量!我一句话就到这里。”

  主持会议的组长、副组长没来得及宣告,会场上就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四·五”广场镇压就让 2年又一一三个多多月,尽管民间腹诽不断、党内私语连连,不到余焕椿以非凡的道德勇气,在体制内的公开场合第一次要求为天安门事件彻底平反。

  此时,政治高压犹在。1964年进入报社工作的余焕椿,“四人帮”垮台后仕途得意,1978年人民日报恢复编委会建制后即当上编委。他不惜以我所许多人 的政治前途为代价,来政协发言前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就让 没办法 请示人民日报社领导,也没办法 同政协任何负责人打招呼。

  余焕椿用一一一三个多多手指,轻轻捅破了华国锋精心构筑的最后一道防线,让党内外看后了中南海与全国民意的巨大反差,看后了毛泽东的荒唐错误,“文革”路线的穷途末路。广场的疮疤一揭开,对“文革”换人不换路线已绝无是导致 。

  有时,道出真相和真理,就像哥伦布敲碎蛋壳让鸡蛋在桌上立起来没办法 简单,时要的可是谱写历史的勇气和想像力。余焕椿开了头,委员们都抢着发言,委员们忽然发现平时彼此藏在心底的想法竟然惊人的一致!据汪东林回忆,科学家孙家昶激动地说:

  “近年来出差,无论到哪里总许多人问起天安门事件为社 会 处里,问的答的都很动友情的一句话,可见这件事牵动着千万人的心!我认为,在近代中国历史上,‘四·五’运动还时要同五四运动相提并论。是导致 某些人不把这名 事件搞清楚,可是对下一代不负责任!”

  李初梨、杜任之等委员话虽没办法 来越多,但态度明朗,都对余焕春委员的意见深表赞同,认为政协应该为此事呼吁。红学家吴世昌委员建议,政协应成立一一一三个多多“天安门冤案平反委员会”,把这名 大事件彻底查清楚。

  听会的中共中央统战部工作人员把余焕椿的发言汇报上去,以毛泽东忠诚卫士自命的中央副主席汪东兴勃然大怒。他立即召集4家中央新闻单位负责人开会,厉声训斥道:

  “帝修反在挑,中国也是另一一一三个多多,都不 人在挑。政自学上,人民日报的余焕春6月8日对天安门事件讲了一大篇话,认为这名 案没办法 翻过来。明明是毛主席说的,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他都不 反毛主席是反谁?这另一一一三个多多是是导致 处里了的疑问,让他 翻,翻谁呀?

  他是人民日报的记者,是党员,党员能另一一一三个多多说吗?况且是在有党外人士参加的会上,你的党性哪儿去了?”

  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从中央开会回来,立即神情严肃地要来余焕椿在政自学上的发言稿。看后,胡绩伟没办法 透露一句内情,胸有成竹地告诉余焕椿:

  “你的发言没办法 疑问,是导致 许多人来向你调查,不管是谁,你都如实相告。”

  余焕春意识到,一定出了那此严重的事情,立即给政协机关打电话声明:

  “话是我讲的,那此就让 都由我负详细责任,与他人无关,更没办法 某些人政协的事。我是政协委员,让他 讲那此,自然是我所许多人 负责。”

  1978年是导致 都不 王若水上书的“文革”时期。余焕椿确实挨批,却不时要像王若水那样“一分钟一分钟地熬日子”,更不时要别人告诉我所许多人 “我了解你,你都不 敌人,你是同志”,是导致 余焕椿发现在人民日报、在全国政协、在党内、在民间,到处都不 我所许多人 的同志。汪东兴的训斥,人民日报压根没办法 传达。在全国政协,周扬在一次会议上公开为余焕椿撑腰:

  “政协是广开言路的场所,是政协委员,都不 权利在会上说话,对与不对,都还时要向上反映。领导者的责任是择善而从之,用不着对不顺耳一句话大惊小怪。”

  11年后,胡耀邦逝世,已是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兼海外版主编的余焕椿,批准海外版率先刊登北京市民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的照片。见报后,北京、上海方面反应强烈,质问人民日报是否是 要把悼念活动引向社会。余焕椿在《检查与反思》中说:

  “批评很尖锐。我无法申辩,心想:新闻工作者按新闻规律办事,有那此不对?但我没办法 说出来,不到默默地承受着它给我和报社带来的压力。”

  事后,因“对《人民日报》海外版舆论导向错误负有重要的领导责任”,余焕椿被撤除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兼海外版主编职务,给予党内警告处分,调往四川降级使用,可你造“夕贬蜀国路八千”了。

  读者来信逼走吴德

  7月30日,人民日报向在天安门事件中起了关键作用的中共北京市委扔下白手套,发表一封读者来信《捂盖子的是谁?》,不点名地批评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吴德。

  所谓“捂盖子”是当年特定的政治语汇。动员党内外清查揭批“四人帮”的疑问,叫做“揭盖子”;而那此靠“文革”起家、笃信极左路线的人采取各种方式掩盖疑问,抵制揭批运动,叫做“捂盖子”。

  来信的读者叫杨西岩,北京市西城区委党校的教学负责人。“文革”期间他曾被下放农村劳动,林彪垮台后回到北京,虽在党校工作,内心却对“批林批孔”、“评法批儒”和“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很反感。这年5月,《人民日报》重新提起“文革”中名噪一时的北京小学生黄帅对老师“反潮流”的事件,北京市委追随“四人帮”利用一一一三个多多未成年人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丑态暴露于天下。杨西岩作为一一一三个多多北京市干部,对市委在“四人帮”下台后反映迟钝不满,大胆地以真实单位、真名实姓给人民日报写信,矛头直指市委:

  “有某些疑云没办法 解开:是谁竟能在粉碎‘四人帮’就让 把事情掩盖了一年零5个月之久?捂盖子的究竟是谁?”

  杨西岩在信中还揭露了另一件事,即“四人帮”肆虐时,北京市奉承旨意组织“理论座谈会”,会上鼓吹“党内有个资产阶级”、“民主派必然变成走资派”等等极左观念,标榜要在北京市培养“理论解放军”。“四人帮”垮台后,市里对此可是轻描淡写地宣告说是“警惕性不高”,西城区甚至压根不准提起这件事。杨西岩质问:

  “某些是都不 还有拖的呢?编辑部还时要也像小学生日记事件来一一一三个多多调查,使某些人那此蒙在鼓里的广大群众能明白底细,解开心头的疙瘩呢?”

  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李庄说,编辑部接到这封杨西岩来信会心一笑,认定作者相当“明白底细”,是想借助人民日报“加一把火”,促一促北京市乃至全国对“四人帮”极左路线的揭批运动,也中有 了对北京头号大案天安门事件“揭盖子”的要求--

  “但许多人肯定不喜欢,或者 是有权指定某些人进行检讨甚至能给某些人有并是否是处分的人物。这使某些人不到不有所考虑。”

  考虑的结果,是“党报不到推卸的职责”占了上风。于是,李庄“就让 准备了进行检讨的腹案”,或者 亲自编稿,在第三版以全文加花边刊出杨西岩的来信。罗瑞卿大将领导的《解放军报》和香港《大公报》随即转载,国内外议论纷纷。

  北京市委老羞成怒,把杨西岩下装在丰盛胡同街道办事处管辖下的粉子胡同居委会,以示惩戒。但此时,不仅吴德的北京市,连华国锋名义主持的党中央,也奈何不得人民日报。

  自1977年胡绩伟接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加在秦川等党的文宣系统老干部加盟,人民日报与邓小平、胡耀邦等党内高层非主流派相呼应,试图把华国锋同意的揭批“四人帮”扩展为系统纠正“文革”极左路线,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做到这名 点,势必要击溃“四人帮”垮台后某些“文革”受益派的抵抗。“文革”受益派在政治局有汪东兴、吴德、纪登奎、陈永贵等人,也包括华国锋我所许多人 。某些人同时是广场镇压的同时决策人,至少是“四人帮”和毛泽东决策的支持者。在那我所许多人 中,吴德在1976年4月5日晚广播讲话首次公开给天安门事件定性:“在天安门广场有坏人进行破坏捣乱,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激起众怒,无疑是最好的突破口。

  中南海传来批评说,人民日报发表杨西岩来信是“犯了错误”,但没办法 明说犯了那此错误。人民日报也就虚以尾蛇。李庄以“读者来信”历来不送审为由做了几句说明,勉强承认“考虑不周”,但拒绝作进一步的检讨。

  中共北京市委和吴德向中央和华国锋请示,如保应对《人民日报》的批评?8月5日下午,党主席华国锋,副主席邓小平、李先念、汪东兴,与在京政治局委员一道,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北京市委常委。华国锋说:

  “《人民日报》前天发表了一一一三个多多读音来信,说‘捂盖子疑问’。哪十几个 报都转载了,香港也转载了,或者 加了标题:‘谁捂北京市委的盖子?’这封信发表是谁决定的?政治局主席、副主席都问你。报纸发表群众来信,支持群众是对的,但点政治局委员的名,为那此不请示?

  “《人民日报》都不 我所许多人 报纸,是代表党中央的,要慎重。《人民日报》是不大慎重……不到和党中央唱反调。”

  党主席对中央党报不到像毛泽东那样生杀予夺,不到流露出某些妇人般的幽怨。华国锋确实主张“一一三个多多凡是”(“凡是毛主席作的决策,某些人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779.html 文章来源:选举与治理网